底层 “动物化”——美国不可明说的 “竞争优势”

底层 “动物化”——美国不可明说的 “竞争优势”

来源:加茶狐看世界 ,作者teafox

1/28/2022

美国是不是一个法治国家?至少以我在美国的经历来说,是的。 2015年我在密歇根州钓鱼,本地的美国朋友再三提醒我,务必提前买好钓鱼证,所谓钓鱼证,就是在网上登记,付钱后,生成一个二维码,存在手机以备查验就可以。

图片[1]-底层 “动物化”——美国不可明说的 “竞争优势”-今天我都干啥了

密歇根钓鱼证,24小时10美元

后来我问美国朋友,你钓了一辈子的鱼,有被查过钓鱼证?他摇摇头,迟疑了一下,说,如果被查到,会很麻烦的。 如果你有在美国生活的朋友,他们可能都会告诉你,美国的法律制度很严谨,信用体系很严格,犯罪成本很高,失信后果很严重。美国的华人圈子,人人谨小慎微。 看到这里,肯定有人会问,美国“零元购”泛滥,参与者逍遥法外,又是怎么回事呢?说好的法治呢?

图片[2]-底层 “动物化”——美国不可明说的 “竞争优势”-今天我都干啥了

洛杉矶 火车“零元购”现场

前段时间洛杉矶的火车“零元购”,就在中国媒体刷屏。自2020年12月以来,洛杉矶县铁路沿线的盗窃案增加了 160%,每天大约有 90 个货柜遭到破坏,令人震惊。 事发地点是洛杉矶的Lincoln Heights,我曾经多次开车路过,在那不远处,就是洛杉矶的市中心的摩天大楼。一片狼藉的洗劫现场,和远处高耸的摩天大楼,形成了剧烈的反差。世界名流云集的比弗利豪宅区,离案发地只有20公里,环球影城,也就在10公里之外内。总之,绝对不是荒郊野,人迹罕至的地方。在美利坚合众国,光天化日之下,聚众零元购,已经成了一种常态。以美国的能力,见神杀神,见佛灭佛,美国总统坐镇白宫,指挥地球另一端的海豹突击队,刺杀隐藏在巴基斯坦的本拉登,就像玩一盘电子游戏。捉拿几个盗窃火车的小毛贼,完全易如反掌。如果抓一批典型,不法之徒就会怕了,怕了就不敢了!这是很简单的治理逻辑。那么,问题来了,美国有没有严厉惩戒零元购参与者?显然是没有!

图片[3]-底层 “动物化”——美国不可明说的 “竞争优势”-今天我都干啥了

远程猎杀本拉登,就像一场游戏。

美国有3个完全不同的社会体系:正经工作、胆小怕事的中产阶层;一无所有,无所顾忌的社会底层;占总人口1%的富豪精英统治阶层。这三个体系,几乎是完全隔离的。

图片[4]-底层 “动物化”——美国不可明说的 “竞争优势”-今天我都干啥了

不管是我的美国朋友,还是你在美国的华人朋友,他们都属于中产阶层,这个阶层是最守法的。顶层的富人,制定法律,玩弄法律。底层的穷人,无视法律,去监狱吃牢饭,还可能是一条不错的出路,总比无家可归强。  According to the Fed data,The top 1% officially have more money than the whole middle class.根据美联储的数据,2019年,美国1%富人的收入,已经超过全部中产阶层的总收入。但有一说一,就算近年来美国中产规模不断缩水,但在美国,只要有一份正经的工作,生活质量相当不错,只要你不太挑剔,可以做到家家住别墅,户户有草坪,人人开汽车。放眼全世界80亿芸芸众生,这绝对是人上人的生活。 相比中产阶层,美国的底层是一个糜烂的群体,他们看不到美好生活的希望,也没有阶层逆袭的欲望。《纽约时报》称,2020年,美国贫困人口的数量猛增了330万人,达到了破纪录的3720万人。超过总人口的11%。 在中国农村,哪怕再穷,至少还是有房有地,那就是牵挂,不会穷凶极恶,铤而走险。而美国的穷人则是一无所有。教育程度很低,健康条件极差。肥得惨不忍睹,几乎人人磕药,疫情期间,救济款到手,美国穷人首先想到的是磕药,中国普通人的人生理想——提升技能,买房置业,陪养子女——在美国底层是不存在的。  可以说,如今美国的社会底层已经逐渐“动物化”了。法律是用来管理人的,不是用来管理“动物”的。 动物和人相比,至少有两个特点: 首先,动物做事情,完全凭本能。不考虑后果,缺乏深度的思维能力。所谓动物的本能,就是吃喝拉撒睡,传宗接代。除此之外,没了。 其次,动物缺乏大规模的组织能力。你可以看到一群狼围猎藏羚羊。但你不可能看到几万只狼,在头狼的带领下,集体行动。  美国动物化的底层,是怎么形成的? 快乐教育埋下祸根

美国的体制决定了,美国的基础教育必须是“自由的快乐”教育,结果就是,天才茁壮成长,凡人学渣遍地。有钱人家的小孩,放学就补课,还有各种才艺班,而穷人的孩子,无忧无虑,没心没肺,义务教育阶段,就是人生最快乐的阶段。一出校门才发现,连加减乘除都不会,只能去麦当劳端盘子。 如果说,以前的南非是种族隔离,那么如今的美国就是生殖器隔离,龙生龙凤生凤,老鼠生儿打地洞。基础教育的尽头,就是阶层分离的起点。

图片[5]-底层 “动物化”——美国不可明说的 “竞争优势”-今天我都干啥了

PISA各国科学、阅读、数学能力

国际学生评估项目(PISA),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)的15岁学生阅读、数学、科学能力评价研究项目。根据OECD的数据,2018年PISA分数最高的是中国1736,而美国几乎垫底,只有1485分。我是美国作家Bill Bryson的粉丝,他的书我都看过,他在《失落的大陆》中说:我们美国高中生蠢得和“猪口水”一样!有三分之二的美国高中生不知道美国内战什么时候发生,80%的学生认不出斯大林和丘吉尔,三分之一的人认为罗斯福是越战时期的总统,接近40%的人连一个亚洲国家的名字都叫不出来……“猪口水”是作者原文,可不是我说的!相对于美国科技强国的地位,人均GDP 超6万美元的经济水平,美国基层百姓的常识水平和教育素养是非常低的。 教育水平低,导致职业技能低。 无论农业或工业,低技能岗位很容易被取代。以前,美国产业没有外移,矛盾并不突出。当年的美国雇农和蓝领,干着很普通的工作,拿着比穷国同工种高几十倍的工资,照样可以买得起别墅,有草坪、有车库,甚至还有游泳池,每年带一家大小出国旅行,过着优雅的生活。 职业技能低,导致应变能力差。 这种优雅的生活,就像一个肥皂泡,被美国精英阶层主导的全球化给戳破了。资本家把工作转移到低工资的穷国,教育水平低的人,立刻大量失业。同时,美国创造了很多高收入的岗位,但这些岗位需要高技能,普通美国人不能胜任!  有一次,我在美国旧金山的某个停车场缴费,收费员是一个中年妇女,膀阔腰圆,笨手笨脚。她要我把车牌号码报给她,我的车是租的,怎么可能记住车牌?于是我只能下车,把车牌读给她听,她用二指禅的法(左手食指+右手食指)在键盘上,慢吞吞敲入我的车牌,然后,打印出一张收据,收下我的钱,最后,找钱,放行。整个过程耗时至少3分钟。 如果不是亲身体验,你很难相信,这就是旧金山,大名鼎鼎的Google、苹果、Facebook,就在方圆50公里之内。最笨拙的收费员,最聪明的工程师,最低效的停车场,最先进的科技公司,同时存在,这就是美国。  社会底层的“动物化”是美国的现状,我们可以用“低人权优势”嘲笑美国。但我们一定要认真了解这种体制。毕竟,美国目前是这个世界上的老大,老大处心积虑想搞死老二,只不过目前,它有意愿,但没能力,只能干一些下三滥的把戏。 美国一路走来,扳倒了一群“老二”,先是英国,然后是日本,最后是苏联。苏联倒了,但美国还活着,年年被嘲讽,岁岁当老大,苏联倒台之后,美国是西方国家中,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,也是科技实力最强的国家。 美国从13个英国殖民地的合众国,发展成一个几乎主宰世界的超级大国,它一定是做对了什么事情。很多事情看上去很荒诞,但背后的运行的潜规则,却有着一套精密自洽的逻辑。 为什么美国放纵“集体零元购”行为呢? 首先,“零元购”的损失不大。 我在美国也亲眼目睹最底层的穷人,说直白一点,那些参与零元购的人,基本上就和动物一样。 做事情,根本不动脑子,既不考虑法规,也不怕坐牢。饿了就吃,困了就睡,一辈子的追求,无非就是吃、喝、拉、撒、睡,对了,还有交配。非洲草原上的狮子,如果肚子饿了,抓不到猎物,连自己的子女都可以下手。这就是典型的动物行为。 美国的零元购,只是一种本能的冲动。行动前,无计划,行动中,无组织,行动后,无总结。一时冲动,想搞就搞,搞完就散。这种随意性非常强的零元购的场面,看上去很惨烈,其实破坏力并不强。 实物商品在经济结构里的比重,越来越低。美国制造业只占GDP的11%,澳大利亚只占GDP的6%,如今美国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,根本没有制造业,如果有,也是把生产外包,比如苹果公司。薇娅一个购物主播,光补税就是17亿人民币,而普通小工厂,一年的净利润甚至还不到百万。 世界经济已经彻底金融化和虚拟化,财富从实体经济向虚拟经济转移,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。沃尔玛一个店面的商品,最多几百万,而美国头部科技公司的市值,动辄几万亿美元。实物商品,看上去很显眼,其实不值钱。只要美国头部科技公司保持竞争力,“零元购”这点损失,对于整个美国,连九牛一毛的算不上! 其次,“零元购”的范围不大。 美国的零元购,别说没有全国性的组织,就连一个城市内,都缺乏统一的组织结构,所谓零元购,只是一种漫无目标的哄抢而已。 这种随意的零元购,在电视新闻里,画面非常难堪,火光冲天,遍地狼藉。看起来,美国糟透了,有一种随时会崩溃的兆头。但真相是,“零元购”本身并不威胁美国的整体社会稳定。看到零元购的新闻,爽一下就好,千万别以为这就是美国的全部,或者是美帝崩溃的前兆。零元购在美国历史悠久,早就见怪不怪。 我开车走遍美国47个州,说句公道话,只要你地方选得好,美国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国家,有很多地方可以说是夜不闭户、路不拾遗。在密苏里州的乡下,当地人停车后,都不拔钥匙。原因很简单,拔下来,容易丢啊,一直插在车上,永远不会丢,反正也没人偷。“零元购”活动的有一根不可明说的底线,那就是组织化!一旦触犯这条底线,将被无情地打击。在川普的号召和默许之下,美国白人右翼组织,Proud Boys(骄傲男孩)和 Oath Keepers (守誓者)等“进京勤王”。在国会大厦搞闹事。 结果,美国的统治阶层,就像接到圣旨一样,配合默契,严厉打击,动作整齐划一。从 Facebook 到 Twitter,再到Instagram、Reddit、Wtitch、YouTube,甚至懂王想自己办社交媒体,连Amazon的云端服务器,都屏蔽懂王。

图片[6]-底层 “动物化”——美国不可明说的 “竞争优势”-今天我都干啥了

懂王封嘴

因为,懂王就是“国会山之乱”的组织者,打蛇打七寸,懂王可以不死,但必须闭嘴。一旦懂王的先例一开,以后美国的零元购活动的目标,就不局限于超市、商店了,全国统一行动,去洗劫“银行、富人区”,不是更香嘛?为了避免anti-goverment的组织化,精英阶层配合默契,没有明文规定,但大家心知肚明。再次,“零元购”是低成本的维稳手段。  “零元购”不一定完全是坏事,短期来看,毁坏社会财富,破坏社会秩序,但长期来看,是一种疏导社会压力的必要手段。 欧美发达国家,“零元购”活动有一套完善的机制。“零元购”属于保险范围之内,大多数店主,淡定目送抢购者抱着战利品走开,从容保留现场证据,事后,一切损失都由保险公司赔偿,至于保险费,羊毛出在羊身上,都是由消费者买单。 确切地说,零元购的买单者,是广大的中产阶层,而不是美国的统治阶层,更不是底层的穷人。底层穷人可以分享零元购红利。而顶层精英根本不购物。对于打砸抢,没有切肤之痛。他们最大的利益是,选票。“零元购”也是一种变相的福利,用中产的钱来收买底层选民。  对美国来说,小乱可以放纵,但大乱绝不容忍,一次又一次的零元购活动,就像一次次的疫情爆发,爆发次数多了,整个国家对于零元购的免疫力就增强了,到最后,人人见怪不怪,就形成了对零元购的群体免疫。 对美国来说,“零元购”就像高压锅顶部的“排气阀”,当锅内的压力达到一定程度,“排气阀”就会被顶起来,让气体外泄,就可以防止压力锅爆炸。   “零元购”只是美国泄压体系里的一种配置而已,泄压机制的王炸就是每四年一次的选举。 让我举一个例子。 法国皇帝“路易十六”,也被戏称为“美国国父”,如果没有他的鼎力支持,就没有美国的建国大业。 8年的美国独立战争,以英国失败而告终。整个过程就是,英法鹬蚌相争,两败俱伤,法国出了一口气,美国渔翁得利。 独立战争期间,英国一共花费了2.5亿英镑,1900年,德国海军军费也不过740万英镑,只相当于一个零头,英国在这场战争中的消耗可想而知。 路易十六为了支持美国,不惜砸锅卖铁甚至借钱,法国人花费了13亿里弗尔,大约相当于130亿美元,而美国人自己在独立战争中才花费了4亿美元,也就是说法国人战争期间的财政投入是美国人的30多倍。法国财政彻底崩溃,根本无力偿还。

图片[7]-底层 “动物化”——美国不可明说的 “竞争优势”-今天我都干啥了

断头台上的路易十六

虽然都是国库亏空,但英法两国的处境,却截然不同。 在法国,债台高筑最终导致了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!法王路易十六,上了断头台,几乎满门抄斩,成为欧洲第二位被处死的国王。为了帮美国,波旁王朝的江山和路易十六的老命都丢了,“美国国父”这个称号,路易十六不配,谁配? 而在英国,树大根深的辉格党倒台,年仅24岁的托利党William Pitt成为英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,William Pitt一共当了18年343天,也是英国历史上任期第二长的首相。独立战争的失败,英国元气大伤,但却没有影响英国的大局稳定。 英法两国,同病却不同命,根本原因是,两国政权的合法性来源完全不同。英国早在半个世纪以前就经由“光荣革命”晋升为了由资产阶级掌权的国家,而法国却还停留在波旁王朝统治下的专制时期。英国的合法性来源于选票,路易十六的合法性来源于政绩。合法性来源的不同,导致了,同样的失败,不同的下场。 当时,英国已经是“民选内阁,选民自作自受,愿赌服输”的体制。每一次大选,不一定能选出真正的人才,但至少可以让选民出一口恶气。尘埃落定,回归新生活。大选本身,表面上是为了遴选人才,但实际上最大的功能是发泄怨气。这样做的好处是,周期性排毒,保持社会稳定。坏处是,效率低,长期议而不决。政客为了选票,也只能看眼前利益,而看不到长远好处。 而在君主体制的法国,一切国王说了算的朝廷。对路易十六来说,他要稳坐王位,在国外,就要让法国牛气冲天,在国内,要让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!只有这样,老百姓才会愿意让渡出一部分权力给国王,比如说……。 当国家顺风顺水的时候,国王的权力无限大,执行效率非常高,当时的波旁王朝,几乎称霸欧洲大陆。坏处是,一旦遇到困难,老百姓把所有的错,都怪在君主身上。法国老百姓翻脸比翻书还快,昨天还是吾皇万岁,今天就把路易十六送上断头台。 在路易十六归天229年后,2022年1月27日,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已经突破87万,大概率很快会突破100万大关。但美国丝毫没乱,懂王被赶下台,睡王接着瞎搞,就算睡王的民调跌到谷底,大不了下台一鞠躬,回家写“回忆录”,几千万美元的稿费,轻松到手,几辈子都花不完。 100万颗人头落地,换来了美国的群体免疫。对于那些死去的人来说,这是不可承受之痛,懂王、睡王的每一根头毛,掉在普通人头上,都是一座落基山。根据美国CDC的数据,美国新冠死者,65岁以上占了80%,55岁以上占了92.2%。对美国的政客来说,死100万,不一定就是坏事,不但省了大笔退休金,还是人口年轻化的难得机会。疫情初期,德州副州长Dan Patrick,就公开呼吁,老年人要为了经济,自觉让路,为国捐躯。是不是很残忍?这样的州长是不是该千刀万剐?想多了,这位老兄,后来依然竞选连任呢。如果中国的干部说这种话,会被微博上的口水淹死,乌纱帽立刻落地。这就是中美的巨大差异。

图片[8]-底层 “动物化”——美国不可明说的 “竞争优势”-今天我都干啥了

美国新冠死亡的年龄分布图

根据OECD的数据,与2019年相比,2020年美国人均预期寿命缩短1.8岁,死亡人数增加52万。降幅创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高纪录。换一个角度看,就是美美国平均年龄,年轻了1.8岁。也是2020年,美国的人均预期寿命为77岁,历史上第一次落后中国(77.3岁)。

图片[9]-底层 “动物化”——美国不可明说的 “竞争优势”-今天我都干啥了

我们可以在短期内,采用欧美与病毒共存的模式吗?显然不行!美国,3亿人,死100万。如果按照这个死亡率,我国要死多少人?想都不敢想!这不是仅仅是一个科学问题,还是一个合法性的问题。 但美国不一样,他们信奉的是“社会达尔文主义,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”。抢都让你抢了、骂也让你骂了、选也让你选了,你还要怎样?不都是你自己选出来的吗?实在不行,下回再选咯!过去几百年,几乎所有的发达国家都这样过来的。但这个机制有一个bug,就是成本太高,每一次“泄压”都要付出巨大的时间和物质成本。 另外,这一套“机制”也不一定适合每个国家,如今全世界有197个国家,绝大多数都实行这种“机制”,但成功的一直是那几十个,其中人口超千万的,也就欧洲诸国、美、加、澳、日等。可以说,发达国家普遍实行这种“机制”,但并不意味着实行了这种“机制”,就可以成为发达国家,相反,大多数都是贫穷国家,甚至是失败的国家。

总结如果亲眼见过美国穷人,就会由衷感叹,那是一个被抛弃的群体。

在中国,国家把扶贫当作头等大事。扶贫投入的不仅仅是资金,还有巨大的人力资源。导致贫穷最主要的因素,就是观念,而最难改变的也是观念。多少乡镇干部,苦口婆心,不但要帮穷人建房子,还要督促他们到培训中心学点新技能,结果,西方媒体见缝插针,污蔑我们破坏人身自由。“中国式扶贫”这种事情,在美国不可能发生,任务太重,见效太慢,一个总统任期才4年,寅吃卯粮,直接发钱,效率最高,相当于用国家的钱买选票。我们必须带着老弱病残一起走,一个都不能落下。而美国呢,为了国家利益,随时可以牺牲弱势群体。用最低的成本,把没用的最底层穷人“动物化”,再用无形的围墙,把他们隔离在一个狭小的范围之内。可以自甘堕落,但不能破坏大局。这就是美国不可明说的 “竞争优势”!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在时间中留下我的脚印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