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作是什么?以及人为什么要工作?

工作是社会发展的动力,动力需要消耗材料,劳动者就是燃料,不劳而获者则是搭便车的享受者。主张人们普遍不工作并不现实,因为没有人当燃料并留下残渣积累的话,社会进步无法实现,所以终究得有人放弃个人享受、为他人的享受而工作。

当然,如果足够个人主义,心智成熟到能够理解到上述规律,也可以选择当一个「自私」的人,不直接参与对别人的剥削,但也不让自己当燃料。

在人类社会的「燃烧发动」还未开始时,人类曾有这样一段历史——依靠采集来生活的,一天只要玩着采果捉昆虫就能活命,剩余的时间就跟狮子晒太阳一样安逸悠闲活着,动物性一目了然。

后来发生地质与环境的改变,人类被剥离出轻易富足的环境,不得不尝试其他的方式获取食物——比如圈养动物和农耕,圈养动物需要精心地服侍它们,而农耕需要的就是典型的劳作。

后来人口变多、地不够分,人们设立规则、指定仲裁人,并让它们的权限逐步提升,终于形成了所谓的「国家机器」,机器操纵者进行社会仲裁,也剥夺社会财富;人们为了保卫自己的财富,又组成另外一拨组织,参与集体的武装团体,把自己的个人命运交由另一个「国家机器」,最终成为政治的斗争炮灰。

还出现了一些无聊而复杂的现象,比如自己都吃不饱饭的农民,要给远在千里之外的一个政权缴税;本来自由之身的知识分子,却需要遥远的什么政权纪念日给自己放假;国家机器为了获得更充沛的兵员和劳动力,鼓励人们多生多育,让社会永远处于物资匮乏的状态。

宽裕富足的原始社会一去不复返,到处都是利益的对立,以及国家机器之间的碰撞纷争,独立的个人极少有立足之地。

人类的文明史就是一部「本能压抑史」,它呈现的是人类如何从可以轻易满足自己的本能欲望,一步步走向不得不克制自己的本能,为与自己不相干的人而劳作的奴役之路。

工作是什么?广义上说,工作就是为自己获取生存的资源,原始人采集植物两小时然后出去玩,这是工作;程序员劳累每天加班周末加班,这也是工作。人是需要工作的,否则无法生存。

但问题在于,人应该工作多久呢?社会通行的观点是,人的工作换算成「金钱」,而金钱可以买来物资,物资满足人的各种需求。

这个逻辑没有错误,但可以被操纵的环节太多——你的工作换算成多少钱才算合理,物价是多少才配得上合理的金钱数额,你的需求又是什么?

各种理论学说、牛鬼蛇神如雨后春笋般兴起,又是虚无缥缈的五层需求理论,又是所谓的「欲望永无止境」——但人们仍然困惑,不会知道知道自己的工作价值到底有多少,也无法知道自己的需求有多少。工作、报酬、需求之间的关系是一个世界性的谜团。

不过具体到现今社会,「人为什么要工作」这个问题,还是能得到一些差强人意的回答。首先是因为自己的现实需要,其次是外界的体制需要。

人的现实需要,其实就是本能的满足——思考的快感、性生活的体验、自然景观的视觉冲击、音乐节奏的旋律踏板,这一切现象都是在满足人作为一种动物的感官本能。在现代社会,任何一种生活方式或者享受体验,都向人类索求金钱,工作能带来金钱,从而满足感观天的需求,就这么简单。

外界的体制需要,正是上文说过的,即人类社会的发展要求一些人成为燃料残渣,铺就生产力发展的道路。外界体制需要一些人不断劳动、不断产出,创造的财富在满足秩序、享乐等需求之余,还会挪出一部分,用于对那些推动社会进步的科学家们的犒劳。所谓的学术资助,本质就是用大众产出的价值满足学者的个人好奇心,客观上推动人类知识的进步。

如果想要规避成为燃料的个人命运,有两种路线可走:改变自己的需求,或者成为外界体制犒劳的受益者。

改变自己的需求很简单,服用致幻剂等物品即可。音乐可以满足人的感官,性感的异性可以满足人的感官,昂贵而美味的食物可以满足人的感官,大麻、LSD 也同样满足人的感官,而且更刺激、更无害。

大麻与 LSD 的价格很便宜,只需要极为少量的劳动报酬即可获得,但是多数人对它们趋之若鹜。因为这种简单粗暴的需求转移,会导致国家机器和其他体制受益者无法维持秩序。人们以极为廉价的消费即可满足至高的享乐需求,那就再也没有动力去加班、去当兵、去自愿维持当前的社会秩序。总统会变成光杆总统,司令会变成光杆司令,企业家会变成光杆企业家,没有人供他们支配或剥削。

所以,致幻剂或大麻注定要被国家机器所敌视和阻止。阻止的方式就很多样了,粗暴点的直接法律禁止,不太浮夸的就限定生产和售卖,再加上从小学就开始建构人的思想:「大麻、LSD、海洛因是同等危险的毒品」、「碰毒品会全家倒霉」、「大麻和酒精是不道德的」等等。他们掌管着幼儿园、教材编写和媒体传播的领域,要社会形成对某物的负面印象轻而易举。在「为什么没有合法致幻剂?」的问题下,链接内给出的用户简明扼要地叙述了原因:

不可能有,以后也不可能有。甚至科技发展后,研究出的现实模拟装置也会严格管制。因为毒品的最大危害不在于个人健康或是相伴随的暴力犯罪,而在于严重拉低社会生产力,严重破坏生产结构。现代人工作 100 小时,换来 100 单位的享乐,而致幻剂能让人工作 1 小时,换来 10000 单位的享乐。傻子都会的算术题,政府怎么能不管?

说到这里,也许会有人有这样的困惑:人这样辛苦工作,有必要吗?

作为个人,辛苦工作能多远离就多远离,但是不要蛊惑别人和自己一起远离,更不要衍生出什么人民大革命的思想。因为总有一部分人需要辛勤劳作,为社会进步提供燃料——所以笼统而言,工作对社会是必要的,对每个独立价值判断的人是没有必要的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在时间留下我的脚印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baidu的头像-今天我都干啥了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图片